您的位置:首頁 > 學人 > 正文

【新秀心語】尚文華:思想與學術 ——踏上學術道路以來的一些體會


2019-06-10 15:48:43      來源: 《山東社會科學報道》2019年5月30日     責任編輯:賀劍     人氣:

編者按:

青年是整個社會力量中最積極、最有生氣的力量,國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來在青年。今天,新時代中國青年正處在中華民族發展的最好時期,既面臨著難得的建功立業的人生際遇,也面臨著“天將降大任于斯人”的時代使命。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講話中滿懷期待地強調,新時代中國青年要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己任,不辜負黨的期望、人民期待、民族重托,不辜負我們這個偉大時代。青年理論人才是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的希望。培養造就更多有遠大理想、優秀品德和真才實學的青年理論人才,是哲學社會科學界的重要任務。山東社會科學院歷來有重視青年、造就青年、重用青年的優良傳統。近幾年來,在實施“創新工程”和“高端智庫”建設中,一批優秀青年人才脫穎而出、砥礪成長,已成為各學科建設和學術研究的中堅力量。為充分發揮這些優秀青年人才的示范作用,經院領導批準,在習近平總書記“5·17”講話發表三周年之際,《山東社會科學報道》特隆重開辟“新秀”專版,陸續推介山東社科院優秀青年人才的學術成就、治學經驗和成長體會,以更好推動青年理論人才茁壯成長。



思想與學術

——踏上學術道路以來的一些體會

尚文華

 尚文華,1984年8月生,2016年畢業于山東大學,獲得宗教學博士學位,同年入職山東社會科學院,2019年1月被評為副研究員。

 

與眾多人生道路相比,學術研究,尤其是哲學研究艱難而又清貧,但卻也無比豐富多彩。這條道路非常漫長,需要多年的積累才可能走上“正途”;同時它又需要極端的清心專注和深沉投入——人文研究尤其如此;而一旦探得里面的“奧秘”,又讓人欲罷不能。在走上這條道路之初,我的一位啟蒙老師講,哲學就是一部絞肉機,走過來看,確實如此;而通過這部絞肉機的“折磨”之后,人又會無比地強大有力量。從踏上這條人文研究之路至今已有十余年之久,因著各種機緣,想在此談談自己在這條道路上的幾個節點,并對這幾個重要節點做一些反思,試著給出一些思考或者建議。

一、學術道路上的幾個節點

2005年夏季,是我人生中的一個節點。作為一名理工科學生,從那個夏天開始,誓志投身于人文研究。在起步階段,主要閱讀中國學人的著述和翻譯過來的西學經典。由于有人指點,一開始就養成了做文檔的習慣,即:只要注意到一個優秀學者,就會把他所有的著述網羅到一起,先通讀一遍,再沿著他的問題和思想路徑做進一步的追蹤,F在有了自己的問題簇和核心關注的問題,即使不會再通讀其著述,但做文檔,了解其核心研究問題和研究思路的習慣一直沒有變。對于初學者,或者即將踏入學術殿堂的學子而言,我覺得這一點非常重要:只有真正理解了別人的問題和思路之后,我們才能真正進入問題、真正進入一種有意義的思考,否則就是自言自語。

2009年秋季,作為一名哲學專業的研究生,我的研究生涯正式開啟。由于是“半路出家”,加之前幾年的廣泛閱讀,我的思維極其發散,因而無法進入規范的研究。以至于,我的碩士導師李章印先生曾對謝文郁先生講過,“這是一匹脫韁的野馬,謝老師你得幫我一起籠住他”。真正的變化發生在2010年下半年,那是出于跟隨謝文郁先生及其眾多學生一起閱讀奧古斯丁《論原罪與恩典》的結果。在深入的文本討論中,扭轉了我不遵循文本,隨意發揮想法的習慣。這次經歷讓我認識到,所有的想法必須建立在文本的閱讀中,不遵循文本的“隨意發揮”根本經受不住文本的拷問;蛟S是出于自傲的愛面子,面對幾次質疑之后,我就嘗試著完全沿著文本思考,以至于即使尚未讀到的地方,我都能“知道”接下來奧古斯丁會說什么。一學期的訓練下來,我的自言自語少了很多,相應地,奧古斯丁的思路開始成為主導性的。學期末的聚餐中,謝老師說,讓文華去教會里講奧古斯丁,大家不會有什么質疑的。這個評價讓我認識到文本對思想規范性的重要意義。

有了這個經歷之后,我的寫作也開始規范起來。從2011年開始,因著對康德文本的閱讀,我寫作了大量的“讀書筆記”——盡管是讀書筆記,還是融入了我個人非常多的體察。這些寫作很多都被采納進專著《希望與絕對——康德宗教哲學研究的思想史意義》,也有數篇文章陸續發表?偠灾,這段經歷讓我對概念敏感起來,對邏輯也開始敏感起來,換言之,對一個事物之謂事物的本質界定,及其與他物之間的推演關系敏感起來。我稱這一點是原理的基本形式——尚不是原理本身,不意識到這些基本形式,所有的想法只是意見而已,得不到有效界定和有力論證的意見不足以支撐人類的思想。

由于深切地感受到這些原理問題,也在自身的經歷中體驗到了人的自由身位,我開始變得“狂妄”起來——現在想來,這種空洞但又凌厲的狂妄來自于康德,它乃是一個空無內容的形式性的巨大“空殼”。2011年秋季,與黃裕生、趙廣明等諸位先生在青島開會。在會上,我的敏銳與狂妄表現同樣“深刻”。由于與黃裕生老師交往多年,他當著幾位老師的面毫不客氣地批評了我這一點!皯{你的聰明,你能做很多東西,但這種狂妄和淺薄,會讓你不能真正走遠!币蛑鴮λ木粗,這種批評真正進入我的內心,以至于有幾個月之久都深深地陷入自責。在以后陸續的幾年中,我向各位老師都表達了歉意。但這次經歷讓我在反思自我的頂天立地之余,開始從內心考察自我的局限性。這是我的學術能夠從哲學轉入宗教的一個社會交往方面的契機。

2012年5月到2013年5月,是我開啟自己學術生涯的另一個重要節點,也是因著這個節點,我的學術研究開始進入純粹的思想-精神領域。在跟謝文郁老師一起閱讀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的某個瞬間,我有了某種基督徒式的信仰體驗,對“光”有了切實的經驗;在生病時的類似約伯向上帝求問的經歷中,我有了對恩典的切實體驗。這道門一旦打開,我開始突破了哲學式的以概念邏輯追問存在問題的“界限”,而直接對上帝(或哲學上的超越性存在)有了深度經驗。之后的思想路程就是不斷地反思這種經驗的屬性,并在這種經驗的主導下,試圖通過概念和邏輯不斷地澄清這個邊界,以圖對各種對象的存在作出“規定”,并在“規定”之外,對對象的存在進行某種指引。從那時起直到現在,也會是在未來的日子里,我所有的閱讀和思考,以及一系列的寫作,都是圍繞著這個問題展開的!渲,有純粹思想的解釋,有對現實問題的關切,也有試圖在人類生活的現代圖景中理解它的根本來源,并且這個過程會不斷地持續下去。

目前,嘗試的是在思想的推動下,深入近代以來的歷史現實,在深厚的具體生活和復雜的歷史進程中理解思想的有效性及其力度和深度所在。思想確實是對生活和歷史的抽象,離開生活和歷史,思想也確有其獨特的內在邏輯。但若止于此,思想對于人就是一種轄制,對于人性就是一種阻礙,對于生命而言就是一種無生命力的“骷髏架”。目前漢語世界的著述很大量的就是這種“思想”——更恰當講是一種觀念模式。我相信,把思想與歷史(生活現實)內在地融為一體,從而為漢語世界對古典中國的研究確立一個典范,會是我一生的努力所在。眼下,嘗試進行的一項研究就是自由(有關政治方面的)在以英國為首的西方歷史世界中的發生,有了這個嘗試后,我會逐步地擴展我的歷史視域和思想視域。

簡述學術路途的幾個節點之后,我想對我研究中的兩個關鍵字“思想”和“學術”做點反思,也算是一點研究心得吧。這點心得和上述自述內在地相關。

二、思想與學術

嚴格講來,學術應該是思想的載體,但又不僅僅如此。先說后一點,F代學術從屬于科學范疇,科學之為科學在于對各領域的“客觀”建構,以一個或幾個自明的命題為起點,建構起來的邏輯體系。其要素必須包括這么幾點:一是,自明的命題(至于其自明性是另一個問題);二是,自明命題規約下的基本概念界定;三是,嚴格的邏輯推演,以使其盡量多地涵蓋所解釋的內容。第二點和第三點是評價一個體系有無科學性的依據,也是規范的學術訓練最應該注意的點,甚至我們說到學術訓練的時候,說的就是嚴密明確的概念界定和嚴格規范的邏輯推演。一個學者可以遵循既定的自明命題,或者說,不進入反思這個自明命題的領域,但絕對不可以不對概念作嚴格的界定和邏輯推演。歷史領域、法學領域、社會學領域等等可以不深入反思其體系的基點(即自明命題),但必須建立在嚴格的概念界定和邏輯推演基礎上,否則稱不上學術,而只是意見而已。

自明的命題是什么呢?為什么說作為科學的學術可以不反思它呢?這就涉及到學術與思想(形而上學)的關系問題了。例言之,在英國近代史上,《大憲章》明確了自由人(封建主、騎士等)的自由,以及自由人的財產是不能侵犯的,因而(自由人的)自由和財產(權)是自明的,但隨著一次次王權對自由和財產的侵犯,思想家們意識到必須對自由和財產權作進一步的論證,換言之,自由和財產并非像傳統給定的那么“自明”,相反地,其自明性需要理性的論證。洛克、盧梭、康德等人都行走在這條道路上。這表明,自明(性)不是經驗的范圍,也不是傳統能說明的——經驗和傳統總是可以給出相反的論證,相反地,它是理性的產物,而一旦經過理性的絕對論證,它也就獲得了有效性。因此,根據早期的自由和財產,我們能給出一套體系;根據經過論證的自由和財產,我們同樣能給出一套體系。思想家的任務是行走在后一條道路上的,他首要地需要在理性中審視這些看似自明的“自明性”,其次是在理性中論證得到嚴格證明的、“真正的”自明性,有了這一點后,現代的財政制度、法律體系等等才能成為科學。

自然科學范圍內同樣如此。細胞學說,太陽中心說,原子論等等最初都是假說,有一種未經論證的“自明性”,隨著實驗科學的發展,及其解釋力度的不斷增大,這些最初的假說,初級的自明性得到論證,因而成為自明的前提。這意味著,具體領域的科學是在接受自明命題的基礎上通過概念界定和邏輯推演建立起來的,它并不反思這些自明命題的自明性,但這并不意味思想家不反思這個問題,甚至正是經過思想家們論證之后,它才能是科學的。

學術與思想的張力正在于此。一種遵循論證了的自明性建立的體系,是學術,但其要點在于遵守概念界定和邏輯推演;而對于自明命題的自明性的論證則是思想的反思范圍。換言之,學術是思想的載體,思想的論證需要遵守學術的基本規范(概念和邏輯),但它又不止于此,它試圖在概念和邏輯之外論證自明命題的自明性,即不斷地觸及到得到界定的存在的邊界。這種觸及同時又為作為科學的學術提供最終的論證,因而思想又是學術的基礎。在現代思想世界中,這是最基礎的,也是最終的一對關系。

論述至此,學者的學術道路也就明確了。規范性是學術的根本,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嚴密的概念界定和嚴格的邏輯論證,缺了這一點,就只能是片段性的“思想”言說,或空無意義的意見表達。這一點尤其需要致力于所謂“中國哲學”研究的朋友們注意!不進行概念界定和邏輯形式的規約,個體性的體驗、片面指責西化,都是不得要領的。而另一方面,也只有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才能對思想(存在、天命、道、上帝等)有所重新言說,并且這種言說讓我們跳出科學,并對科學的基礎有所反思——換言之,近代科學是有根據的,這個根據讓人不受制于科學,同時又能為科學提供其思想性的依據。

因此,古—今之別,中—西之別只是觀念的產物。人類自古至今,自東到西,經歷的都是一個問題:我們的對具體事物的經驗,以及經驗之外的先驗要素(天命、存在等),如何描述具體的經驗,以及在先驗層面對具體經驗進行提升,是永恒不變的思想主題,F代科學的進展給予人們的啟示只是,在先驗要素的推動下,以嚴密的概念界定和嚴格的邏輯推演刻畫并不斷提升具體經驗。而先驗要素的發生在具體歷史階段中不斷地發生著變更,這種變更與具體經驗層面作為一對張力不斷地發生現實的效應。不進入這種效應,很難講什么文化復興,也很難講什么古典精神。對于現代學術研究者而言,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整全的、層層累積的現代生活世界和現代思想世界,一旦持守某種古今中西之別,那么,這個視野也就喪失了;一旦這個視野喪失,我們給出來的只是一套觀念系統。隨著這個人的死去,這套觀念體系也就壽終正寢了。

論述至此,在我看來,規范性,是學術研究的基準;有效性,是思想的基準。規范性指嚴密的概念界定和嚴格的邏輯推演,這是對事物及其關系的本質層面的界定和形式問題。有效性指思想的對象對現實生活的現實效力,它不應該是自言自語、神秘體驗,亦或不經規范論證的其他什么;同時,它也能為具體的經驗提供一個有深度、有力度的根基。我想,這也是傳統的形而上學、傳統的神學直到現在都有力量的關鍵所在。尚未起步的研究者,以及未曾意識到這些問題的研究者,應該深切地考察其中的問題。

在這些大的方面的論說之后,我想結合自己的研究經驗和一些專題性的思考,在技術方面分享點心得。

三、有關學術訓練和方法論

有關學術訓練。首要的是文本。思想或學術是有其內在規定的,換言之,嚴格的訓練首要地需要進入思想自行的運行軌道。這需要進入經典思想家的思考脈絡,這個進入的過程同時是與思想家對話的過程,也是讓自我進入現實的、有深度有力度的思想歷史的過程。這個過程是在嚴格地遵循并解釋文本的基礎上發生的。其次,思想的發生有其內在的邏輯,這個邏輯規定了我們對文本的解釋,也規定了我們自己思考問題的路徑。另一方面,思想的本質是以某種理性的方式理解或解釋自我的生存經驗,這個經驗可能是有關具體對象的現實的經驗,也可能是超出現實對象的某種靈性經驗,但無論如何,在描述或解釋這些經驗的時候,我們的言說需要遵守基本的邏輯規定!彩窃谶@個層面上,我把我們對經典文本的解釋視為與經典思想家共同見證的過程。這是學術訓練之謂訓練的關鍵所在,中國學者在這方面做得差一些,“中國哲學”界可能要更嚴重一些。再有,就是我上面一再提到的概念界定和邏輯推演層面,這是進入規范的學術的必經之路,在此不再重復?傊,文本、經驗,概念界定、邏輯推演,是衡量能否進入規范的學術道路甚或思想道路的關鍵所在。

有關方法論問題。方法規定了我們以何種路徑進入文本,進入自己的思考,非常重要;甚至在傳統的中國學術中,方法與實踐等都是很難區分的。在走出可能是空洞的建構時代之后,對于現代學術研究來說,方法論首先必須是分析式的。也就是說,無論如何“深刻”或“神秘”的經驗,我們都需要在嚴格的分析中審視它所呈現的對象的一些基本規定——這些規定或者是刻畫了它,或者是呈現了它的邊界。無論是哪一種,理性的規定,而非私人語言或私人體驗,主導了現代學術研究。這就意味著,分析首先以生存經驗為基礎,即它面對的對象是生存經驗中的實際對象;其次要對之做嚴格的概念界定,無論是規定性的界定,還是引導性的界定,對經驗對象做界定都是分析的重要內容。在西學領域中,無論是胡塞爾的現象學分析方法,還是海德格爾、克爾凱郭爾等人的生存論的分析方法,還是分析哲學的分析方法,實際經驗以及對實際經驗的理性界定都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對于何謂實際經驗,以及如何分析這些實際經驗,本就是在學術訓練和學術研究中不斷地呈現的。

以上便是我有關自己研究的一些簡單心得和體會。拋磚引玉,希求方家指正!

 (作者為山東社科院哲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附錄:2016年9月份入職山東社科院以來的學術成果

 

一、專著

1.《希望與絕對——康德宗教哲學研究的思想史意義》,江蘇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

2.《自由與處境——從理性分析到生存分析》,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8年版。

二、發表論文目錄

1.“道德與政治的分野與互動”,《哲學研究》,2017年第2期(人大復印資料《哲學文摘》2017年第2期轉載);

2.“真理情結中的人論——愛任紐《駁異端》的相關文本分析”,《世界宗教研究》,2018年第2期;

3.“重思理論與實踐的一些問題”,《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17年第5期(人大復印資料《哲學原理》2018年第1期全文轉載);

4.“情感分析與形而上學——再論康德的物自體概念”,《學術研究》,2017年第10期(人大復印資料《外國哲學》2018年第1期全文轉載,人大復印資料《哲學文摘》2018年第1期轉載);

5.“善良意志,還是敬重情感?——再論康德的自由概念”,《求是學刊》,2018年第2期;

6.“可能性概念與近代科學無限觀演變”,《自然辯證法研究》,2017年第2期;

7.“理性與秩序——利瑪竇的理性世界及其對儒家世界的批評”,《齊魯學刊》,2018年第4期;

8.“從自主性到接受性:論施萊爾馬赫的新宗教觀”,《基督教思想評論》,2017年,第22輯;

9.“重思真理與實踐的關系問題——一種觀念史的考察”,《學術研究》,2019年第4期;

10.“對尼采式虛無主義的‘生存-情感分析’”,《宗教與哲學》,第7輯,2018年(人大復印資料《外國哲學》,2018年第9期全文轉載);

11.“論牟宗三對上帝之‘人格化’理解的誤區”,《中國文化論衡》,2017年;

12.“大地上的自由——葉秀山先生的哲學遺產”,《清華西方哲學研究》,2017年。


体彩p3出号分析图